欢迎进入娇盈娇美减肥官网,减肥加盟就选娇盈娇美!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15350573735
15383918829
地址:石家庄高新区天山大街216号
当前位置:首页 > 减肥信息 > 减肥常识
不吃碳水化合物能减肥更多的体重,还没有副作用,减肥困难不妨试试
浏览: 发布日期:2020-02-03 19:42:30
       前边几篇文章已经分别讨论了体育运动、基因、美食和意志力对体重的影响。虽然它们都有些许影响,但我们似乎是忽略了一个重要的因素。我们花了几十年的时间计算卡路里、吃无脂食物、在健身房挥汗如雨、考验我们的意志力,可看看这些都给我们带来了什么?我们举国崇尚节食,而节食并不起作用。目前大多数对抗肥胖的方法注定难逃失败的厄运,这才是个大问题,而这个大问题正在变得越来越糟糕。

      媒体上经常会出现关于肥胖的故事,但众目睽睽之下,肥胖流行之迅速却鲜有人关注。50年前,13%的美国成年人BMI指数达到肥胖标准。如今,这个数字已变成了35%。另有34%属于超重,剩下不到的成年人体重尚在正常范围内。虽然低收入群体和某些种族人群中肥胖的现象最为严重,但肥胖的流行是不分社会阶层、不分地域的。
       近期的全国性调查显示,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每年递增的肥胖率现在可能正趋向平稳,这给我们带来了一线希望。然而,即使肥胖率没有进一步的增加,但由于肥胖症流行后续阶段的相继到来,未来几十年肥胖人数仍将持续攀升。肥胖率在20世纪末期呈快速增长态势。不过肥胖者可能几年后才会出现像糖尿病或脂肪肝这样的并发症,再过好多年,这些并发症才会引起致命的心肌梗死、中风、肝硬化或者肾衰竭。
      令人震惊的是,几乎每两个美国成年人中就有一人患有糖尿病或糖尿病前期,每三个美国成年人中就有一人患有脂肪肝,这证明了到目前为止,肥胖流行病发展得有多么迅速。到了中年,很多人吃多种特效药来降血压、胆固醇和血糖,试图延缓心脏病和中风的发生。当流行性肥胖的第一代患者到了老年,像阿尔茨海默病(即老年痴呆症)这样的神经退行性疾病的发病率将急剧上升,给家庭和医疗系统带来更沉重的负担。
       肥胖流行代代相传的现象加速发生。儿童时期体重过重会从几个方面导致日后的肥胖,而女性肥胖增加了孩子肥胖的风险,不仅因为共享的基因和环境的改变,更是因为“胎儿编程”的改变。
       经授权改编自《美国医学会杂志》肥胖代代相传加速发生事实上,体重超标影响着身体的每一个器官系统,包括子宫。如果女性在妊娠期肥胖,胎儿就有可能在发育的关键时期处于异常的宫内环境中——包括高血糖、激素水平变化和炎症等,这可能导致胎儿新陈代谢发生永久性改变。
      为了检验胎儿期的影响,研究人员将同品种的雌鼠分成两组:一组体型瘦小,采用标准饮食,另一组用特殊饮食喂胖。然后让两组老鼠分别进行交配。虽然两组老鼠的后代都有相同的基因组成,并且吃的都一样,可是胖老鼠的后代比瘦老鼠的后代体型更胖,血糖更高。由于现实和道德原因,这样的试验几乎不可能在人类身上进行,但是小心控制的观察研究证实了在人类身上也有相同的现象存在。
       几年前,我和普林斯顿大学和阿肯色大学的同事合作,研究妊娠期间母亲的体重增加和子女体重之间的关系,通过兄弟姐妹之间的比较来抵消不同家庭之间的基因和其他方面的差异。为了这项研究,我们进入了阿肯色州、新泽西州和宾夕法尼亚州的人口登记系统,获取了数千人的人口数据。结果清晰显示:妊娠过程中,母亲体重越重,其子女在出生时和儿童时期就有可能越胖,这可能是全球每年新增几十万肥胖症病例的原因。这些发现表明,除了基因遗传和子女倾向接受父母的生活习惯等因素之外,上一代人的超重可能增大了下一代肥胖的终生风险。
       总而言之,众多因素共同导致了肥胖症代代相传的恶性循环,增加了人类的痛苦,并给未来数十年的美国经济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
       2005年,我和同事预测,自内战以来肥胖将首次缩短美国人的预期寿命——相当于所有癌症相加对寿命的影响——除非我们能做点什么。
       我们的预测还没有发生,但是让人担忧的征兆已经出现了。1961~1983年间,在肥胖症流行之前,全美的预期寿命都保持了持续的增长,没有任何一个县出现过明显的下降。然而,在1983~1999年间,11个县的男性预期寿命和180个县的女性预期寿命显著下降。特别值得关注的是,这些呈现相对或绝对下降的县都是肥胖症流行的重灾区,主要位于美国南部和中西部。这样的趋势在近10年里一直持续着。在美国,治疗肥胖相关疾病的医疗支出预计为每年1900亿美元(按照2005年的美元购买力计算),约占医疗总支出的20.5%,这一数字不包括因工作效率低而产生的间接支出。到2020年,每年用于糖尿病治疗的支出预计将达到5000亿美元。最可怕的可能是近期一份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Lnstitvtion)的报告,该报告预测如果全美1270万肥胖儿童成年后仍然保持肥胖,那么增加的社会成本将有可能超过1.1万亿美元(人均9.2万美元)。这么一大笔钱可以决定医疗保险是保持稳定还是宣告破产;是扩大还是缩小医疗保险的覆盖范围;是投入还是忽略国内基础建设(包括学校、交通系统、通信网络和科研)。所有这些都直接影响了未来美国经济的国际竞争力。
       如果没有肥胖症,民主党就能让人信服地增加支出,共和党可以得到一份平衡的预算,两党就有可能找到合作的方式。这样就会让任何政治立场的人都感到满意。但是随着更多的钱投入与肥胖相关疾病的治疗以及低工作效率造成的损失,能自由支配的资金就减少了,可以说肥胖加剧了美国国内政治的两极分化和瘫痪。
       不过这可怕的情境不必继续发展下去。新的调查研究给我们指明了一个思考体重为何增加和治疗方法的全新方向。

减肥路上的人生感悟:
       我有两个17岁的双胞胎,他们完全不一样,同时我还是一个上班族。有时候速冻食品成了我们晚餐唯一的选择。我觉得这种状况是时候改变了。在计划开始的第一个星期,我老老实实地准备食物,但我也问过我自己:“我没时间做沙拉酱。我该怎么办呢?”随后不久我丈夫就住院接受心脏外科手术。我的压力太大了。那一个周末我有五次几乎都想放弃了。纯粹是因为固执,我对自己说:“不。他会平安度过手术的,而你如果放弃,你还是不能得到你想要的健康。”他挺了下来,而我也正在努力中。
       计划开始的时候,我的体重超过91千克,这是我人生体重最重的时候。过去我尝试过的大多数节食方法几乎都要求挣扎和忍饥挨饿,“我什么时候才能吃?”“我想吃怎么办?”“为什么我那么饿?”摈弃计算热量的观念对我来说是全新的。我不相信吃鲜奶油和红肉这样的高脂肪食物会让我变瘦。我母亲也说:“那么做你是永远不可能变瘦的。”
       计划初期是教你如何做出更好的选择。我现在考虑的是这周的晚餐食谱而不是两个小时后 我要吃什么。并且我对甜食的喜爱完全改变了。过去我一次吃三块饼干,而现在一块可以分成好几次吃。我的改变也影响了我的家人。第一次做食谱上的“牧羊人馅饼”的时候,我并没有告诉他们馅饼里面的馅料是什么。孩子们开始吃了,然后我的丈夫看着我说:“你不应该吃土豆泥的。”我说:“我们吃的不是土豆泥。”甚至在我告诉他们馅料是用白豆和花椰菜做的之后,他们仍然吃得很香。现在“牧羊人馅饼”已经变成我们的主食了。时间拉回到两周前,我17岁的儿子对我说:“我觉得我今天吃了太多的碳水化合物了。”
       这项计划彻底改变了我的饮食、运动和健康理念。有史以来第一次,我真正看到了体重不再超重的可能。我是一名护士,你可能会认为这事儿我早该弄明白的!
——劳伦·S.,52岁,马萨诸塞州北安多弗市
体重减轻:12.7千克;腰围缩小:11厘米


 


娇盈娇美减肥官网提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地址:http://www.jyjmei.com/xwzx/jfcs/w83.html